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以前我要去片场偷学现在我把剧本整理出来直接卖

发布时间:2020-10-14 02:52:39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彭浩翔与苏七七对谈。

昨天下午,紫荆花路上的枫林晚书立方,书店工作人员从角落里抽出木制的单元书架,给不断涌入书店的读者,当矮凳用。

这么多读者前来“围观”的人,是香港电影导演彭浩翔――诸多都市青年大爱的“春娇和志明”的故事的缔造者。

借本月初《彭浩翔电影剧本集》出版之机,活动主办方钱报读书会、枫林晚文化传播和复旦大学出版社请来彭浩翔,与杭州的影迷、读者朋友们面对面。

1973年生的彭浩翔,自2001年至今已经执导了14部长片,票房、奖项兼修,他还自己写剧本。

他的电影在豆瓣网平均分超过七分,《志明与春娇》三部曲在内地累计收获2.4亿元票房。他也是角逐金像奖、金马奖等华语电影荣誉的常客,2006年更是凭电影《伊莎贝拉》被柏林金熊奖提名。

这次来听讲座的读者,有他的影迷、书迷,也有编剧、导演、影视制作人等业内人士。

刚开始当编剧

去片场“偷”剧本

彭浩翔,生于香港观塘区,执导的电影作品也立足于现代城市。

《彭浩翔电影剧本集》共十册,收录了他电影生涯重要的十部作品。

读书会开始之初,主持人、影评人苏七七问了一个直白的问题:出版这套剧本集的意义在哪?“有的朋友会困惑,我既然已经看过电影了,为什么还要来读剧本?”

彭浩翔说,去参加活动、演讲时,常有人问他如何写剧本,如何当一个编剧,“我觉得这没有一定的方法,也很难讲清楚。比较好的办法,是把过去的电影写成书、出版,让大家了解更多。”

彭浩翔回忆,当他还是新晋编剧的时代,想看别人的剧本是很难的。“那时我常常跑去片场,等人家拍完、走了,有些剧本丢在地上,我会去偷回来,看人家是怎么写剧本。”

“现在不需要大家去偷了,”彭浩翔半开玩笑地说,“我把我的剧本出版出来,大家几十块就可以买到。”

这套剧本集收录的版本,并不是最终成片逐字校对的记录,而是开拍前的剧本定稿。彭浩翔希望通过前期剧本与成片的对比,让读者体验到电影创作过程中的精彩。因此,他也在剧本集中说明、解释了两者之间的细节差异。这套剧本集,在彭浩翔的第十部电影《春娇与志明》问世时就已开始筹划。彭导说如果自己拍到二十部,还会再出一套合集。

“大部分喜剧

是我不开心的时候写的”

“我很喜欢把很多的电影类型混搭在一起。”彭浩翔说。

《志明与春娇》三部曲的开头,都包含了惊悚片的元素。

“我想让大家感觉进错电影院了。”彭浩翔又一次“严肃”地说,“有人说看了三集,都被开头吓得很惨。我感到奇怪――都看到第三集,还不明白这个逻辑吗?”

“其实就是你想捉弄观众一下。”主持人说。

“是的,我从小就喜欢恶作剧。”在彭浩翔看来,创作当然是为了把故事讲好,但如果自己没有趣味也不行,“拍电影这么辛苦,当然要开心一下。”而电影里的喜剧元素,也是因为从小被爸妈体罚多了,“讲笑话是我逃避伤心的方法。大部分喜剧是我不开心的时候写的。”

来聊聊志明与春娇吧,这个故事,导演讲了七年,就好像他们也真的在一起七年。彭浩翔拍第三集的时候,已经不想再拍,但是忍不住。

“我从来不拍续集,因为不够酷,我不想浪费人生重复自己。但这两个人我太爱,我想把他们延续下去。余春娇和张志明,这两个角色都有一部分是我。如果说谁比余文乐更好地演绎张志明的话,那就是我。”

“两年前,我和国祥一直在聊天,”曾国祥是香港演员、导演、编剧,曾志伟之子,《七月与安生》就出自他之手。“我有个问题:为什么现在每个演员都能当导演,但我们不能去当男主角?今年我们决定开机,我演男一号,国祥演男二。”

彭浩翔还透露,他在筹拍自己的第一部古装武侠片以及第一部英文电影,都是改编作品。

治疗阳痿医院排名

不孕不育医院排名

治阳痿医院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