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6-(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2:57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两对新人双双跪在老皇帝座下,老皇帝居高临下地望着四人。

对这场乌龙事件,老皇旁原本是要大发雷霆的,不过瞧瞧眼前的两对,郎才女貌,倒也登对,居然敛住了怒气,只字未提。

凤炜鄞清楚,他父皇一向偏袒老四,昨日他的新娘被调包,按理父皇应该追究老四的责任,毕竟杜如霜三字,可是写在赐婚圣旨上的。

凤炜鄞料定,八成是崔贵妃又向他父皇吹了枕边风,他父皇心一软,这事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过去。

想到只手遮天的崔贵妃,凤炜鄞掩在玄袍中的素手紧握成拳。

皇后过世已有十多年,这十年多来,他父皇并未再册立皇后,后宫交由崔贵妃打理。崔贵妃早是自己为未来的皇后,在后宫胡作非为多年,有多少妃嫔冤死在她手里,怕是无可计数。除了这后宫,就是朝堂之事,她也有插足其中的。他一直怀疑,当年他母妃一族和岳将军一家的死可是都与崔贵妃有关,可惜一直查不到确凿证据。

凤炜鄞神情冰冷,抿嘴不发一言。

只听凤玄霁道:“儿臣听闻南方正在起洪涝,却得不到很好控制,此回,儿臣愿前往南方治理洪水,以此为父皇分忧!”

老皇帝闻之,眯起眼,继而捻起下巴上灰白的长须,嘴角含着抹笑意道:“果然大婚之后,霁儿就瞬间长大!也罢,朕就将此事交与你处理,三日内,拟出一套治水方案,给朕瞧瞧!”

“儿臣遵旨!”凤玄霁垂首领旨。

岳如霜面带微笑。

心里可是把老皇帝骂了数遍。

当年就是这狗皇帝,老眼昏花,信听谗言,害死了她的父母。

她心里冷笑,那日在龙泉寺算他命大,不过她也没真想杀他,不过是吓唬他罢了。

往后可就说不定,如果找到真凶,她绝不会手软!

不知何时,岳如霜眸里多了份狠绝。

凤玄霁已开窍,岳如霜知道,之前与他说的那些话,他多少是听进去了。

如此,凤玄霁离东宫就近了一步!那她行事起来也方便的多,一举两得,这场婚事到也值得她冒险。

岳如霜瞥了眼不发一言的凤炜鄞,见他正用眼角的余光回望着自己,心下一骇,忙将视线调移。

四人叩别老皇帝后,一前一后朝各自的马车步去。

岳如霜见凤炜鄞步伐极快,至始至终他都不发一言,心里隐隐含着股不安,冲身侧的凤玄霁道:“我有事找大皇兄!”

凤玄霁见她一脸慌张,料知是为了秋叶,攥住她道:“本王随你一同去!”

“皇兄请留步!”凤玄霁携同岳如霜追上来。

凤炜鄞望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神情绷得紧紧,“四弟有事?”

凤玄霁望向岳如霜,嘴角带笑道:“昨日之事纯属一场意外,皇兄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小弟携同王妃,在此向皇兄陪个不是!”

凤玄霁说时垂首拂礼。

“意外么!”凤炜鄞冷笑,眸光落在岳如霜脸上,如同冰渣子一样,瞧得岳如霜鸡皮疙瘩直起。

好在她在商业场上一早练就了副厚脸,微微垂下脸,道:“如今事已成定局,还请皇兄将秋叶还给我!”

凤炜鄞闻之,嘴角勾勾,“秋叶犯了事,本王已交至大理寺处理!王妃若想要人,可去大理寺!”

“大理寺!”岳如霜心惊肉跳。

若非他真发现了什么,又想从秋叶口中套出得以证实,却不能亲自过问,便转交给了大理寺。

岳如霜掌心沁出薄汗,从凤玄霁手中抽回手,双膝着地,跪在凤炜鄞跟前:“秋叶,她只是个丫鬟,皇兄何必拿她出气!”

“霁王妃的意思是,本王闲得紧,揪着个丫鬟不放!四弟,管好你的王妃!大理寺可是父皇亲自授命的,你、我都不能插手其中!”

凤炜鄞说完,玄袍一卷,转身跨上了马车。杜玫莹跟在他身后,望着一脸愁容的岳如霜,嘴角逸出一丝嘲讽。

岳如霜面上皆是死寂,望着逐渐远离的马车,杏眸盛满了怒意。

“起来吧,人都走了!”凤玄霁知她心里不好过,上来劝她。

岳如霜六神无主,被凤玄霁带上了马车。凤玄霁见她思绪仍在魂游,开口道:“可是有什么把柄落在皇兄手里?”

此番一问,岳如霜心陡然咯噔起。

那日在龙泉寺,暗中保护她的几个兄弟,不知后来如何?近来事多,她已将商会的暂且放至一旁,今日想来,凤炜鄞那晚出现在龙泉寺绝非偶然。

他一早就在怀疑自己,那么就,那晚他是在监视自己,却被自己察觉,才不得不现身。

而那几个兄弟,当他是刺客,现身出来救自己,若不是自己反应快,早被他当场擒个正着……

岳如霜肯定了问题出在哪里,叹气道:“就是有,他也不该拿我的丫鬟出气!”

凤玄霁见她这么说,肯定她是有把柄落在凤炜鄞手里。伸手握住她搁在膝上的一只沁凉纤手,“早知这样,我就不急着向父皇请示了!”

岳如霜知他的意思,不过她不习惯与他走得太近,忙抽回手道:“我的事,自己会处理!王爷还是先顾着自己吧!治水的事,王爷需全心应付!”

凤玄霁拿她没辙,为了安慰她,仍是开口说:“你已是我的王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回头,我就去求求母妃,兴许,她有法子!”

岳如霜颔首,不过她极不愿听他这番露骨的言语,不由纠正道:“王爷是糊涂了,你的王妃是杜玫珠!”

凤玄霁闻声,摇头轻叹。

待夜幕降下,岳如霜拾了件斗篷出了霁王府。

她初到霁王府,人生地不熟,身边没个可靠的人,想要办点事,必须亲力亲为。

“王妃想去哪?”岳如霜坐上了王府的马车,马夫见她独自一人出门,不免问道。

“去醉仙楼!”岳如霜将斗篷的帽沿放下。

马夫愣了愣,大约是对这位新王妃这么晚要去酒楼买醉心生好奇。

话说这霁王府什么样的好酒没有,王妃居然要去酒楼,莫不是王爷对她不好?

想来也,王爷花名在外多年,就连老皇帝都没办法,王妃自然也管不住。

马夫摇头,只为岳如霜叹息。

---- 作者寄语:晚上老时间还有一章哈!

虎门内存芯片高价收购

经验保定雨水排放PE打孔渗水管哪家好

濮阳国标PVC双壁波纹管通讯管道应用

曲靖平面钢模板价格云南二手钢模板市场

邯郸PVC双壁波纹管严格控制施工环境

致电安定工程洗车机上门安装

批发价2方扫地车

侧拉环锚固钉Y型支撑钉公司

移动广告车图片直销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