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特保的背后美国不同利益集团的相互博弈-【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3:19:14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自从全球纺织品服装配额取消以来,中美纺织品贸易一直磨擦不断。由于2005年一季度中国纺织品对美出口大幅增长,美国政府4日宣布将对从中国进口的纺织品和服装进行特保调查后,6日美五家服装和纺织品贸易协会以及工会组织又联合向美国商务部提出申请,要求限制中国14大类纺织品服装的进口。   两大阵营代表不同利益集团   美国政府的政治决策往往是国内不同利益集团相互博弈的结果,在中美纺织品配额问题上也是如此。这里有泾渭分明的两大阵营:一个是美国纺织品进口商、分销商、零售商和普通消费者,姑且称其为“消费者阵营”;另一个是“纺织品制造商阵营”。   “消费者阵营”势单力薄。作为自由贸易的代表,“消费者阵营”举双手赞成取消配额,因为取消配额使纺织品价格大幅降低,从而给进口商、分销商和零售商留出更多的利润空间,也给普通消费者带来更多的实惠。据悉,“消费者阵营”一直在游说美国国会和美国政府。但该阵营游说美国国会和美国政府的能力比制造商差一些。主要原因是纺织品进口商、分销商和零售商的力量过于分散,很难形成合力;而普通消费者一般没有采取行动的能力和意愿。   “纺织品制造商阵营”势力强大。与“消费者阵营”针锋相对的是“纺织品制造商阵营”。主要包括美国制造业贸易行动联盟(AMTAC)、美国纺织组织协会(NCTO)、美国纺织协会(NTA)、美国棉花协会(NCC)及“团结起来”劳工组织(UNITE HERE)等组织。作为贸易保护主义的代表,纺织品制造商视“后配额时代”为“洪水猛兽”。因为他们知道,失去配额保护伞之后,凭其实力很难与中国同行竞争。所以,配额取消后,他们全力以赴游说政府决策者,希望进行“没有配额的配额”。该阵营游说美国国会和美国政府的本领比“消费者阵营”大。美国纺织品制造业规模虽不大,但却更集中,更有组织性,制造商们结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在游说国会和白宫方面更舍得投入。   对此次政府启动特保调查,各方都发表了各自的看法。   制造商:中国纺织品对美造成了冲击   美国纺织协会主席Karl Spilhaus说:“我们提出这样的申请是由于中国的产品空前地涌入美国市场,极大地扰乱了美国纺织行业。”   他特别强调了对进口胸罩请求实行特保限制,“2003年底政府发现,中国的进口胸罩大量增加,造成了美国市场的混乱,并实行了特保限制。自从2004年底特保期限到期后,统计数据表明来自中国的进口在原有占美国市场分额35%的基础上又急增了35%。这样高的增长率挤压了美国纺织生产企业的生存空间,也对加勒比海/中美洲地区的制衣伙伴造成了威胁。 美国制造业贸易行动联盟执行总监Auggie Tantillo说:“这次我们只对14大类产品提出特保申请,未来几周我们还会提出更多的申请。我们会不断地提出申请直到美国和中国达成广泛的协议,使中国纺织服装进口能保持在合理的水平上。”   Tantillo接着说到:“过去,美国政府受理行业提出的特保申请,需要4个月的时间来决定是否实施,实际上按照程序,这个过程可以缩短到6个星期。如果美国政府要到4个月后才采取行动,那会使成千上万的的行业工人失业。因此我们不仅要求美国政府批准这一请求,而且还要政府尽快批准,使这一请求在5月中下旬能得到实施。”   美国纺织组织协会主席Cass Johnson评论说:“美国纺织业高度评价政府做出的自行启动对中国棉裤、棉衬衫和内衣实行的特保调查。其实受到损害的不仅仅是这几类产品。这也是美国纺织业提出新的特保申请的原因。”   Johnson最后说道:“2005年1月1日配额取消后,这些来自中国的纺织品蜂拥至美国,直接原因是中国政府对纺织企业的不公平的补贴。以达到把其他竞争对手挤出市场的目的。这种补贴包括操纵货币、非正常贷款、国有控股、减免税、无偿用地和出口退税等。一个完全按照市场原则运行的行业根本无法与不遵守市场原则的对手竞争。”   美国棉花协会的贸易专员Gaylon Booker说:“对中国的纺织品可以实施特保限制是中国加入WTO协定中明确的。协议规定,如果美国市场受到威胁,使正常的贸易秩序受到阻碍,美国政府有权采取特保措施。我们的客户向政府提出申请,是在正常行使自己的权利。”   “团结起来”劳工组织主席Bruce Raynor强调:“1月1日配额的取消以来,每天有191个纺织服装业的工人失业。危机是现实存在的。如果不立即实行特保限制,还会有更多的工厂被关闭,成千上万的工人将会失去工作。”   消费者阵营:布什应对制造商说“不”   美国服装鞋类协会主席及首席执行官Kevin M. Burke先生指出:“我们反对布什政府自主启动对中国纺织品保障措施调查的决定。”   做出这项决定的唯一理由是为了阻止大量涌入的中国纺织品对美国市场造成的冲击。Burke指出:“初步统计表明,虽然今年一季度大量来自中国的棉针织衬衫、棉制裤子和内衣涌入美国,但政府并没有拿出对美国市场和生产商造成冲击的证据。在这种情况下“自主启动”调查的决定破坏了对中国纺织品保障措施的机制,也损害了美国政府制定的保障措施调查的程序”。   Burke最后说到:“我们强烈要求政府走议会程序并且认真履行《中美洲自由贸易协议》(CAFTA)。以前对中国纺织品保障措施的强制调查表明,并没有对保护美国纺织业就业起到积极的作用。执行《中美洲自由贸易协议》,扩大与中美洲的贸易合作才是解决就业问题的关键。”   美国卡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著名贸易问题专家丹·伊肯森博士认为,从目前的情况看,由于纺织品制造商游说力度很大,美国政府很可能会牺牲中国纺织品,从而换取国内纺织品制造商对中美洲自由贸易协定的支持。“布什政府这样做,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伊肯森表示,美国政府在美中纺织品问题上的态度,将对美中贸易关系乃至多哈回合谈判产生重大影响。为了美国经济的长远利益,美国政府必须坚决对国内的纺织品制造商说“不”。   美国标准纺织公司总裁及首席执行官Gary Heiman先生认为,美国纺织业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主要原因是其本身未能适应全球经济的变化。为什么在过去10年中有数十万美国纺织服装工人失业,还有仅在配额刚刚结束的第一个月就有12000人失业?习惯性的回答是他们的公司无力与发展中国家的廉价劳动力生产的低价进口产品竞争。被低估的中国人民币和政府补贴为中国公司提供了价格优势。但我从来没有听到任何人提到另一个关键的原因:美国纺织公司没有放弃失败的经营模式,没有在机遇尚存的时候及时地得到发展。   世贸组织正在关注   世贸组织总干事素·帕猜(Supachai)2005年第一季度出现的进口激增局面一部分原因是由于2004年底有一部分订单的推迟执行。中国政府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并采取了相应措施,目前正在考虑减少对纺织品出口的鼓励措施。      素·帕猜指出,特别保障措施是中国在加入世贸组织时作出的一个承诺,但这并不能在局面尚未清晰、双方尚未磋商的情况下突然采取。现在,意大利和欧盟遇到了来自中国的产品的竞争,可以讨论是否使用这个措施,但不能单方面采取行动。世贸组织正在关注这个问题,并与中国政府进行了商谈。   鉴于美国国内利益集团博弈的现实,中国纺织业应该利用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积极、主动地加强与美国纺织品进口商、分销商和零售商以及纺织品消费者组织的沟通,增强“消费者阵营”对美国国会和美国政府的游说能力。对外积极地开展行业外交,对内抓好产业升级、技术进步。

深圳高空作业车租赁

顺德高空作业车租赁

720芯ODF光纤配线柜

聚丙烯酸钠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