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男子6年盗窃婚礼礼金380万被捕趁敬酒时作案-【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10:26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监控录像发现曾某提走礼金袋(圈内男子)

曾有财,现年48岁,从2007年底起,曾有财出入各类宴请场所专偷礼金,截至落网,已作案80余起,涉案金额高达380万元。

李开文,阆中普通教师,2013年5月4日为女儿办婚礼,6.5万元礼金被偷,开始了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生活。

阆中一名普通教师李开文的女儿去年办了婚礼,办得并不高兴,因为他们遭遇了“礼金大盗”曾有财,6.5万元礼金和花名册都被盗走。除了办宴酒店还有1.7万余元的欠款,“还礼”也成了李开文心头一大烦,“生活花费和平时‘还礼’成了家庭开支的大头。”他苦笑着说,礼金被盗当天,他不得不一一打电话给亲朋好友,问哪些人送了钱,送了多少钱,“回礼的时候才知道送多少。”

今年2月,在广安市岳池县某酒店婚宴上盗窃礼金的曾有财,准备办结婚证时意外落网。就是这个“礼金大盗”以极其简单粗暴的方式辗转川渝各地,盗走了不少人家的婚礼礼金,6年间便收获了380万余元。日前,曾有财已被岳池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目前正在川渝各地指认现场。听到这个消息,李开文也开始等待警方通知他做相关调查,“我们真的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他说,“希望尽快拿回礼金,还有一些欠款需要还给朋友。”

A面:“礼金大盗”收获颇丰

抓到曾有财的警察也很惊异,“6年内,盗窃近380万元现金,平均每月一次,每次近5万元。如此疯狂,实属罕见。”

实际上,这位礼金大盗的作案手段很简单:前往目标城市,随意潜入一家正在宴请的酒店,盯住装礼金的口袋,趁人不备一把拎走,最常见的方式是趁收礼金的人接受主人家敬酒时作案。

低调作案 戏剧被抓

今年2月3日,农历良辰吉日,岳池县城教师杨萍正在某酒店操办女儿的婚宴,同事兼好友古乐受邀在列,并担任起收礼金的任务。11点收礼金,12点整仪式开始,古乐开始清点礼金、核对金额,118200元。随后,古乐开始就餐,比较放心的她将包放在脚下。她并不知道,“礼金大盗”曾有财正在角落伺机盗走“礼金”。15分钟后,古乐发现礼金被盗,一场喜庆的婚礼由此被彻底打乱了节奏。

曾有财,家住重庆市大足县,现年48岁。2007年,不务正业的曾有财因为盗窃被判刑,2009年出狱时,妻子早已远嫁他人,曾有财成了单身汉整日东游西荡,靠赌博为生。这是一个专盯礼金的“作案老手”,2月3日上午,他就盯上了古乐。首先,他绕着酒店四周走了几圈,确定好进入和逃跑路线,随即埋头进入西餐厅,躲过监控靠近古某,假装客人坐在沙发上休息。13时20分,餐桌边只剩下古乐和另一个人,曾有财绕到古乐桌子对面,假装掉了东西弯腰去捡,紧接着迅速拉开快接近地面的桌布,钻进桌子下面,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装礼金的提包藏在怀中,爬出来夹着提包从东门逃出去。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古乐还在继续和朋友聊天、吃饭,全然不知桌底下发生的一切。

20多天后,他来到公安局大厅咨询办结婚证,恰好遇到侦办礼金案件的民警韩东升。作案老练的他没有留下太多线索,韩东升却难以忘记酒店视频中嫌疑人所穿的蓝裤子,就此,“礼金大盗”曾有财落网。

手法简单 6年盗380万

曾有财仅用二十多分钟便把盗窃礼金的犯罪事实供认得清清楚楚,但他只承认在岳池的这次作案。随后,更多的案情被揭露,从2007年底起,曾有财出入各类宴请场所专偷礼金,截至落网,已作案80余起,涉案金额高达380万元。对此警方也感到很惊异,“6年内,盗窃近380万元现金,平均每月一次,每次近5万元。如此疯狂,实属罕见。”但实际上,曾有财作案的手法“简单粗暴”:前往目标城市,随意潜入一家正在宴请的酒店,盯住装礼金的口袋,趁人不备一把拎走,最常见的方式是趁收礼金的人接受主人家敬酒时作案。

B面:礼金习俗造就“传奇”

阆中老师李开文花了7万多积蓄为女儿办婚宴,收到6.5万礼金被盗。这意味着,礼金中用于支付酒店的2万余元没有了,他还需要将日常花销的相当一部分用于“还礼”,1年零5个月过去了,他就支付了近万元的礼钱。

6.5万礼金被盗

阆中教师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去年5月4日,阆中木兰乡中心小学校教师李开文嫁女办宴席,6.5万礼金被人拿走。现在,女儿出嫁已经1年5个月,有了乖巧的孩子,如果婚宴当天没有发生礼金被盗的事情,对李开文来说,一切都挺不错。礼金被盗,给李开文原本平凡殷实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家里就只有一个女儿,想着女儿出嫁,办酒席、嫁妆什么的不能寒碜,就计划弄好一些。”李开文说,自己教龄超过30年,每个月有3000多元的工资,存了一些钱,加上借的一部分,“一共7万多,基本都花在女儿结婚的事情上了。”

“婚宴当天礼金被盗后,生活花费和平时‘还礼’成了家庭开支的大头。”李开文对此也只能报以苦笑。今年年初,女儿女婿前往温州打工,把孩子交到了身为教师的李开文手中,虽然有女儿寄钱回家补贴家用,但对李开文来说,仍是一笔不小的负担。“现在有了孙子,一个月要2000多块的支出,女儿也不容易,当爹的能多担一点是一点。现在,可以说真的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事发当天,李开文借钱支付了办宴酒店一万元现金,写下欠条注明:婚宴现场丢失了礼金袋,尚欠酒店17715元。时隔1年多,酒店的欠款仍未归还,李开文也很无奈。“酒店多次打电话要求结清欠款,让我很无奈,也很无助。”李开文称,如果警方破案后能追回礼金,他将归还酒店剩余欠款,“如果不能追回礼金,那我拿什么钱去还?”

1年半还礼近万元

曾挨个打电话还原“花名册”

礼金被盗,花名册也一同遗失,当天晚上,李开文和帮其写礼的学校办公室主任一起,靠着回忆,开始“还原”花名册。

确实回忆不到的,就挨个给客人打电话。“问对方给了多少礼金,一个一个重新登记下来。”李开文说这样做除了记录被盗多少钱,还有一个目的——“还礼”,“别人送多少,回礼的时候才知怎么送,不然闹笑话还容易得罪亲朋好友。”为了“还礼”,李开文今年以来,已经支出了近万元,“不还不行,这叫礼尚往来。”

9月21日,广安警方同阆中警方将曾有财带到阆中指认现场。目前,李开文正等待警方通知他做相关调查。“竟然是同一人所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得知偷婚姻礼金的人被警方抓获,李开文激动不已,对他来说,曾有财被抓获,意味着追回礼金终于有了希望。李开文说,他准备立即到阆中公安局,咨询案子的具体情况,看看他什么时候能拿到礼金。“除了酒店方面,在朋友处还有一些欠款,希望拿到礼金早日还给朋友。”

300大作战内购版

敢达争锋对决手机安卓版

封神策无限元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