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菜价领跑川南泸州鲜菜平均涨幅达273《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9 01:29:28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泸州市民在菜市场购买蔬菜。

泸州本地蔬菜借助直销走进城区。

为了节约生活开支,泸州不少市民选择到超市购买“打折菜”,每个月能节约200多元。

花菜、青椒等超去年同期50%,空心菜涨幅达137.2%,菠菜涨幅高达140.3%。

每天上班之前,到报亭买一份报纸,第一时间翻阅互动版的“菜价速递”,已成为泸州市民王大姐的生活习惯。近半年的时间里,王大姐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泸州的菜价高于川南的其他几个城市,她家的生活成本也一直居高不下。

王大姐告诉记者,同样是豌豆尖,在石马沟菜市场、大型超市和蔬菜直销店,价格截然不同。因超市经常打折,王大姐爱上了逛超市,但买回来的蔬菜质量也跟着打了折。王大姐想降低生活成本,现在却不知如何是好。

今年泸州鲜菜的平均价格到底涨了多少?到底是什么原因致使泸州菜价居高不下?从菜园子到菜篮子,鲜菜的价格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昨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对泸州市民的“菜篮子”进行了调查。

市民吐槽:生活成本高让工资“贬值”了

“我家一共5口人,每个月生活开支,至少要4000元。”黄女士是泸县的一名公务员,收入比较稳定,前几年的生活过得比较滋润。每个月的工资,除用于家庭的日常开支外,还有一定的闲钱,可以去逛逛商场。但是今年以来,黄女士始终觉得,工资已经无法满足家庭开销了,很多时候都要让老公出钱补贴家用。

2010年夏天,黄女士利用年休假的机会,外出游玩了几天。“我们共有7个人去旅游,晚上在旅游地找了一家路边餐馆,点了9个菜,没有喝酒,结账的时候还不到150元。”黄女士说,如果在泸州吃同样的饭菜,肯定会超出200元。在她印象中,泸州的物价是稳中有升,从来没有大幅度地降过,她感觉自己的工资“越来越不值钱了”。

“5口之家每月开销4000元,不算高,我和儿子两个人生活,每个月都要花掉2000多元。”泸州市民杨女士是古蔺县二郎镇人,在泸州城区刺园路一段租了一套房子,负责照顾还在上小学的儿子。杨女士告诉华西城市读本记者,除去房租、物管费和水电气费以外,仅购买米、油、调味品和买菜(含肉类),她每个月都要花费900元左右。“在内江、宜宾和自贡,我都有朋友或亲戚,与他们相比,我们在泸州的生活成本确实有点高。”杨女士感叹道。

精打细算:市民爱到超市抢购“打折菜”

“我是一个很节约的人,自从大型超市开始卖菜后,我就很少去菜市场买菜了。”家住泸州市江阳区堰塘湾社区的王大姐,平日里省吃俭用,买菜更是能省就省。长期以来,王大姐已总结出了一个省钱的诀窍:大型超市每天下午和晚上都要对蔬菜进行打折促销,能节约不少钱。

王大姐告诉记者,超市的蔬菜全部实行明码标价,而且选择的空间比较大。如果在菜市场买菜,需要不少时间比价、讲价,而且还要谨防菜贩子缺斤短两。王大姐“自豪”地说,自从她习惯到超市买菜后,平均每个月能节约200多元。

生活开销是省下来了,不过问题也出现了。“超市的‘打折菜’,大多都是别人挑剩下的。”王大姐皱着眉头说,虽然菜价打了折,但质量也跟着打了折。不仅如此,由于长时间在货架上摆放,这些“打折菜”的新鲜度也打了折扣。华西城市读本记者通过走访调查发现,在泸州城区,像王大姐一样喜欢到超市买“打折菜”的市民,还大有人在。

记者调查:鲜菜多次倒卖后身价倍增

“最近几年,做蔬菜生意的利润变化不大,运气好的时候,会赚到2至3万元。”姜先生说,他做蔬菜生意已有10多年了,每次他从成都彭州的蔬菜基地收购新鲜蔬菜,运回泸州后在龙马大道的蔬菜批发市场转手倒卖,每天跑一趟都能收购近30个品种的新鲜蔬菜。

在石马沟菜市场卖菜的牟先生,拥有自己的摊位,但每月须缴纳800多元的摊位费,除去损耗和人工成本,每天利润还不到100元。为了多赚钱,牟先生每天要用三轮摩托车多拉两趟,在满足自己摊位的货源后,再将剩余的蔬菜转手批发给零售菜贩。

记者调查发现,经前后三次转手,姜先生在彭州收购的豌豆尖,每斤价格一般在1.8元左右。但泸州市民在石马沟买豌豆尖时,成交的价格每斤在3.5至4元左右,身价倍增。价格差最小的是莴笋,姜先生的收购价格在每斤0.8元左右,在石马沟菜市场的成交价格为每斤1元到1.2元。“这种利润较小的蔬菜,只有靠少赚多销赚钱了。”姜先生说,最近几天,他倒手批发的莴笋,成交额都在2万元以上。

部门说法 鲜菜平均涨幅达27.3%

“与去年同期相比,泸州鲜菜的价格涨幅比较明显,但今年以来的总体态势相对平稳。”国家统计局泸州调查队价格调查科负责人介绍,今年,他们对25个品种的鲜菜以及干菜、肉类、水产品等多个类别进行了监控,发现鲜菜的价格涨幅最大。今年1月至11月中旬,泸州鲜菜的平均涨幅已达27.3%,干菜(木耳、酸菜、香菇等)虽然也在上涨,但6%的平均涨幅远远不及鲜菜明显。

“一些季节性的蔬菜,涨幅尤为明显,不少类别都在成倍增长。”该负责人介绍,在鲜菜类别中,与去年同期相比,菠菜今年单月的最大涨幅达140.3%,空心菜的单月最大涨幅也高达137.2%。此外,大白菜、卷心菜、油菜、花菜、青椒的单月最大涨幅,均超过了去年同期的50%以上。“今年4月至11月,猪肉价格与去年同期相比一直在持续下降,平均降幅为7.2%。今年8月的最大降幅达到了27.6%,这与去年8月猪肉价格猛涨有关。”原因探析

外来蔬菜影响价格走势

“虽然泸州也有蔬菜种植基地,但根据我们调查的情况,泸州市场上的鲜菜,还是以外来品种居多,这是泸州鲜菜价格同比上涨的主要原因。”国家统计局泸州调查队价格调查科负责人分析,泸州市场的新鲜蔬菜,大多来自成都、重庆和云南等地,也有从阿坝远道而来的品种。外来蔬菜大量融入泸州市场后,价格会因运输成本的增加以及中间交易环节的增多而上涨,同时也容易受到蔬菜供应地行情的影响。

此外,天气因素和自然灾害也是泸州鲜菜价格上涨的重要原因。“泸州今年遭受了春旱,夏季又遭遇洪涝灾害,本地蔬菜的供应量无法满足市场需求,这在客观上为外来蔬菜进入泸州市场创造了条件。”该负责人说。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调查发现,虽然泸州城区的大型超市和商场均有新鲜蔬菜供应,但由于这些超市和商场的辐射能力有限,加之泸州城区人口多达80多万,依然无法满足所有市民的购买需求。因此,尽管各大菜市场的价格相对较高,泸州市民也不得不为自己的生活埋单。如何破解鲜菜价格偏高的难题?政府相关部门将如何应对?泸州本地的蔬菜如何突围?本报将继续关注。

记者 曾业

圣剑守护手游

战士大作战

剑侠世界

侠行天下OL手机版